北京赛诺时飞石化科技有限公司
Beijing Sino-Sphere Petrochemical Technologies Co., Ltd.

深度好文‖油品质量低油价使世界炼油工业保持良好发展态势!

2016-08-24 10:19浏览数:27

油品质量低油价使世界炼油工业保持良好发展态势 ——2015年世界炼油工业回顾与展望


摘 要:2015年,世界各地炼油能力总体缓慢增长,总能力达到48.3亿吨/年,比上年增长约2600万吨/年,新增能力主要来自阿联酋和印度。原油加工量再创历史新高,尤其是欧美炼厂原油加工量大幅增长;炼厂开工率继续回升,西欧地区大幅提升;原油价格下跌使世界主要炼油中心炼油毛利总体水平得到不同程度的改善。北美地区炼油商继续扩大页岩油加工能力,欧洲炼油利润好转给持续调整多年的炼油业带来喘息之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炼油业稳步发展。预计2016年世界净增炼油能力约4100万吨/年,总能力达48.7亿吨/年。在低油价刺激下,世界炼厂加工量不断增加,石油市场上的原油过剩将转变成油品过剩,最终导致炼厂开工率下降。未来几年,世界汽柴油供需的结构性矛盾将更加突出,汽油毛利将远好于柴油。各国油品标准中的主要指标趋向一致,质量升级速度加快。


关键词:炼油能力;原油加工量;炼厂开工率;炼油毛利;


一、世界炼油行业发展概况


1、世界炼油能力继续增长,新增能力主要来自中东和亚太



2015年,世界炼油业继续稳步发展,一批新建和扩建炼油项目相继建成。数据显示,2015年世界新建和扩建炼油能力1.13亿吨/年,新增能力主要来自中东地区的阿联酋、亚太地区的印度。当年世界减少炼油能力约8691万吨/年,主要是由于中国大陆淘汰了大批小规模地方炼厂的能力,中国台湾地区、日本和欧洲地区也关闭了一些炼厂。增减相抵,2015年全球炼油能力净增长约2600万吨/年,世界总炼油能力达48.3亿吨/年。

、全球炼厂原油加工量创新高,OECD国家的炼油增量超过非OECD国家



2015年,全球炼厂的原油加工量约为7920万桶/日,同比增长2.4%,再创历史新高。其中,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炼厂原油加工量约为3790万桶/日,同比增加110万桶/日;非OECD国家炼厂的加工量约为4140万 桶/日,同比增长80万桶/日。OECD国家原油加工量的增加量超过非OECD国家,主要得益于北美和欧洲多数国家炼厂的利润增加,加工量大幅增长。

3、世界炼厂开工率回升,西欧炼厂开工率大幅提升



2015年,全球炼厂的平均开工率约为84%。OECD国家的炼厂开工率约为86%,高于2014年的82.9%。北美OECD国家的炼厂开工率达到88%;西欧OECD国家因多年持续关闭炼厂导致炼油能力持续减少,使开工率下滑趋势终于得到扭转,炼厂开工率由2014年的79.4%升至85.4%;亚太地区OECD国家的炼厂开工率则从77.4%升至82%。包括新加坡、印度和中国等在内的亚太地区非OECD国家的炼厂平均开工率约为81%。

4、世界炼油毛利得到改善,西北欧地区的炼油毛利增幅显著



2015年,原油价格持续保持低位,世界各主要地区的炼油毛利总体好于上年,特别是欧洲和亚太地区更为明显。西北欧地区的炼油毛利改善程度最为抢眼,加工布伦特原油的裂化毛利比上年增长117%,达到自200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的汽油消费量和出口量保持强劲增长,美国墨西哥湾地区的炼厂加工HLS/LLS混合油的裂化毛利比上年增长17%以上。亚洲市场的柴油需求平稳而汽油需求保持增长,新加坡加工迪拜原油的裂化毛利比上年增长50%以上,达到近年来的高点。

二、世界主要地区炼油行业发展特点


1、北美地区炼油扩能热潮不减,美国抢占西半球油品市场


北美廉价的页岩气和页岩油使得炼油业的原材料成本降低,美国炼油商近几年普遍获得丰厚的利润,带动了新一轮的炼油投资热潮。2015年,美国新增炼油能力1080万吨/年,预计2016年将再新增能力1200万吨/年(见表3)。目前,埃克森美孚公司正在申请州政府批准在得克萨斯州的博蒙特建设产能为1720万吨/年的炼厂新装置,计划到2020年使该炼厂的加工能力翻番。美国还在根据资源情况新建和改扩建一批规模较小的加工页岩油和凝析油的装置,尽管单套规模较小,但年累计新增能力较为可观。

受美国汽油和中间馏分油出口市场稳定的支持,今后数年美国炼油企业将加紧抢占美洲地区市场,加快成为整个西半球主要的炼油中心。美国炼油企业目前几乎满足了西半球其他国家燃油日需求的1/4,每天向世界各地出口汽油、柴油和其他燃油400万桶以上,而10年前这两项数据分别是不到1/10和100万桶。美国燃油出口的2/3供给西半球市场,现正在努力拓展欧洲、非洲等其他市场。

2、欧洲炼油利润增长,但行业深层次问题依旧存在


2015年,欧洲炼油利润增长强劲,炼厂效益好转,加工量增加,欧洲一些计划永久性关闭和转型的炼厂推迟了关闭转型时间。道达尔原计划当年永久关闭La Mede炼厂并将其转化成为一座生物柴油工厂,现在计划继续运营至2017年。


但欧洲炼油业的深层次结构性过剩问题依然存在,主要是汽油产能过剩,柴油产能不足。自2009年以来,欧洲已有22座炼厂关闭或改变用途,被关闭的炼油能力超过200万桶/日,降幅达23%以上,预计未来欧洲的炼油能力仍将进一步削减。与此同时,由于欧盟对船用燃料油的含硫量推出了新的更为严格的标准,迫使埃克森美孚、道达尔等公司对保留运营的炼厂进行现代化升级改造。


3、日本炼油业加快合并重组,澳大利亚炼油业继续调整

在国内需求日益下降和燃料供应过剩的情况下,日本炼油商正在加快业务合并。2015年11月12日,日本第二大炼油商出光兴产株式会社与壳牌就购买昭和壳牌公司35%的股份达成协议,为在2016年合并创建日本第二大炼油实体的计划扫清了道路。日本最大的炼油企业JX控股公司2015年12月3日表示,计划与竞争对手东燃石油合并以提升竞争力。此外,出光兴产株式会社位于千叶的产能为300万吨/年的炼厂以及南西石油公司产能为500万吨/年的西原炼厂关停。预计到2017年3月末,日本的炼油能力将削减10%。


继BP和壳牌近两年调整在澳大利亚的炼油业务之后,2015年雪佛龙公司也计划出售加德士澳大利亚公司50%的权益,退出澳大利亚炼油业。


4、“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炼油业稳步发展,炼油项目建设继续推进


2015年,“一带一路”沿线主要的拥有炼油业的国家继续推进新建和扩建项目发展炼油业。东南亚的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南亚的印度是炼油业发展较为活跃的国家,三国均制定或开始实施扩能计划。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都制定了炼化工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明确了新建或改扩建项目,旨在提高炼化工业发展水平。


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下跌、西方制裁,俄罗斯的石化公司融资能力受到影响,俄罗斯下游发展计划被迫推迟,但并未止步。目前,俄罗斯向国际市场伸出了橄榄枝,相关项目又开始启动,主要涉及炼油扩能和现代化改造,新建石化基础设施等。俄罗斯炼厂的现代化改造高峰可能出现在2016-2018年,计划在2020年前建设130套加工装置,实现欧Ⅳ和欧Ⅴ标准燃料的生产。此外,远东地区纳霍德卡附近的炼化一体化项目、莫斯科炼厂改造工程等项目也在进行中。但上述最新计划能否完全实现,还要看今后国际油价和欧美对俄制裁的情况。



中东已不再满足于大量出口原油,而是努力扩大在全球燃料市场的影响力。中东地区近年来第一波炼油扩能潮已经结束,沙特阿拉伯新建的产能为37.2万桶/日的Satorp炼厂和另一座产能为40万桶/日的延布炼厂在2013年、2014年相继投产,阿联酋鲁韦斯炼厂扩能项目在2015年年初投产,中东已由柴油净进口地区转为柴油净出口地区。目前中东地区已开始第二波炼油扩能潮,这批项目将在2020年前逐步投产,预计将新增能力1亿吨/年,届时该地区的炼油总能力将超过5亿吨/年,投产后产品质量将满足欧Ⅳ和欧Ⅴ标准,同时最大化生产中间馏分油,增加汽油产量,减少燃料油产量。但低油价使中东地区国家的财政陷入困难,能否如期完成上述计划还有待观察。中东地区第三波炼油扩能项目将在2020年后逐步投产,新增能力主要在科威特、阿曼、阿联酋、伊拉克和巴林。

三、世界炼油行业发展前景


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使近年炼油业低迷的状况有所好转,炼厂的运行情况及炼油毛利得到改善,有利于炼油投资和项目的稳定发展。预计2016年世界新增炼油能力约7980万吨/年,主要来自印度、美国和中国。印度新增能力约1750万吨/年,美国新增能力约1200万吨/年,中国新增约3000万吨/年,世界其他地区新增能力约2400万吨/年。欧洲和日本则减少炼油能力约1790万吨/年,中国淘汰落后炼油能力约2100万吨/年。预计2016年世界净增炼油能力约4100万吨/年,总能力达到48.7亿吨/年。未来几年,美国炼油业继续扩大页岩油加工能力的步伐可能有所放缓,中东地区部分国家因低油价导致收入骤减,部分炼化项目不排除可能因资金紧张而被迫延期,欧洲、日本等成熟炼油市场的炼油业将进一步重组和调整。预计2018年世界炼油能力将突破50亿吨/年,2020年世界炼油能力将达到51.1亿吨/年。


全球炼油产能过剩的情况已经出现,即使欧洲和亚洲的一些炼厂关闭,也不足以平衡炼油能力过剩。在低油价的刺激下,世界炼厂加工量不断增加,石油市场上的原油过剩将转变成油品过剩,这将使今后的炼油毛利承压,最终导致炼厂开工率下降。



未来几年,世界汽柴油供需的结构性矛盾将更加突出,汽油毛利将远好于柴油,尤其是高标号汽油的毛利将表现强劲。亚洲的柴油需求继续下降,汽油需求将逐步攀升。欧洲的柴油化现象很难在亚洲各国及美国推广,柴油需求难以得到新的支撑。在新投产的炼厂中,柴油设计产出率仍高于汽油。全球的汽油质量将普遍升级,但汽油调和组分严重不足,使高标号汽油供应紧张。

随着对环境要求的不断提高,世界各国对油品的质量与环保要求日趋严格。车用清洁燃料标准已发生很大变化,且仍在继续升级换代。最重要的指标是汽油和柴油的硫、苯和芳烃含量,世界船用燃料油的硫含量要求也日益严格,全球各国油品标准中的主要指标趋向一致,质量升级速度加快。新技术继续推动炼厂向生产更清洁、更低硫的油品发展,炼油商继续加大投资,进行炼厂装置结构优化或装置改造,以适应原油品质及油品质量要求的变化。